当前位置:首页
>> 研修动态 >> 今日热点
“碟片”翻译成“吃饭的盘子”——高醇芳女士谈中法影视译制经历

发布日期:2015-06-13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中国文化对外翻译与传播研究基地字号:[ ]


  6月12日上午,“2015上海影视译制合作高级研修班”邀请到巴黎中国电影节创办主席高醇芳女士分享影视译制的经验。
  高醇芳女士与到会嘉宾探讨中国电影译成法文的问题。她谈到每年都会举办回顾影展,翻译20世纪20年代后的电影。曾举办过“胡蝶回顾影展”、“费穆回顾影展”、“上海经典电影展”等。她讲到,至今,他们曾翻译了100多部片子,包含不同年代的各种题材。在巴黎举行中国电影节的过程中他们发现,字幕翻译对影片非常重要,这也是他们重视影片翻译工作的原因。


  从巴黎国际电影节的举办经验来看,高醇芳女士认为:中国影片到走国外去,字幕翻译很重要,因为外国人需要通过字幕来了解影片。现在中国的制片对字幕普遍不重视,很多翻译都是不理想。04年第一次举办展览的时候与广电合作,我要求在做成字幕之前核对一下翻译。翻译的人员一定要中国人和法国人,定稿应为法国人。因为中国人即使法语再好,也不会像法国人一样。当时我以为修改一下就好了,结果翻译的稿子“一塌糊涂”。每一句都要修改,每一句都不地道。字幕翻译非常难,比翻译小说还难。字幕翻译有字数的限制,不能太长,因为字幕翻译同时也需要让大家看画面。在很短的时间里,台词要区别男女,年龄长幼,区别不同时代的人的不同语气。笑点,伤心,语态都要重视。例如:
  “碟片”翻译成“吃饭的盘子”,“臭碟”-翻译成“盘子很臭”,然而在影片里并没有盘子。
  一部苗族片子,苗族老太太斯文地说“我年纪大了可能脑筋不太好”,字幕翻译成很粗俗的一句话- 我这个蠢蛋!观众觉得很震惊。
  影片《无极》字幕翻译之后,变成“一个馒头引起的血案”。
  白毛女被强奸的字幕翻译成“他给我戴上了面纱”。所以翻译太重要了,一点不能马马虎虎。
  然而,另一方面,当看到非诚勿扰这个片子时,当时觉得很好,想在开幕式用。四五个法国人跟我一块儿翻译,最终定稿。在开幕式播放的时候,观众从头笑到尾,大家都很开心,效果就达到了。


 

  梅兰芳主演的《生死恨》,那是中国第一部彩色的戏曲片。因为要看演员的表演,所以我们台词弄得非常简练,台词用的是戏曲的语境,台词很“入调”。我经常画国画,所以经常放一些中国国画画家。中国纪录片“啊,什么很美”感叹的东西很多,感叹式表达的诗情画意未尝不可,而法国人喜欢静静的看画面,不被打扰。但是一个画的主要信息需要有,是谁的画,是什么年代,给观众的信息全部应该加上去。如果按照中国语言直译过去,法国人都看不懂。
  为什么中文翻译成法语这么差?预算中没有翻译这笔钱,最多翻译成英文。其实联合国很多语言,法文很重要。为了准确翻译一句话要推敲十分钟二十分钟,逐字逐句推敲,花了很多时间。所以我呼吁制片要给足够多的翻译费。联合国一天的翻译相当于字幕翻译一两个月的收入。

 

 

 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